拼多多砍价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拼多多砍价

拼多多豹变

当前栏目:拼多多砍价|更新时间:2021-07-03 20:19:26|浏览:0
撰写 | 威连封面 | 少鹏2020年7月,成立不到3年的拼多多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的钟声,中国“新电商第一股”诞生。 在电商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稳定的情况下,拼多多不仅冲出了重围还重塑了行业,让“猫狗之战”变成了“三国争雄”。某种意义上讲,这似乎也标志着阿里、京东战略防御的全面失败。 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拼多多的快,则可以用恐怖来形容:短短三年从零起步做成了一个拥有4亿活跃用户、超300万活跃商家、月GMV破千亿的新电商龙头。 8月21日,拼多多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拼多多砍价真的能,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,平台GMV达7091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2621亿元同比增长171%;实现营收72.90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27.09亿元同比增长169%。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拼多多砍价真的能,2019年上半年,全国网上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7.8%。上述数据表明,拼多多的增速依旧接近10倍于行业平均增速,成为推动新一轮经济增长的引擎之一。 值得一提的是,拼多多的起家并不十分“光鲜”。在当时拼多多砍价真的能,社交+团购的“野路子”显然不是主流电商关注的重点;而头顶山寨、廉价的标签,更是引来刘强东、张勇等一众大佬们的不屑与嘲讽。 君子豹变,其文蔚也。当不起眼的拼多多从侧翼包抄杀入中国电商主战场的时候,阿里、京东们才从恍惚中惊醒,匆忙找寻应敌之策,甚至选择复制前者运营模式。然而兵临城下,为时已晚…… 错位竞争——占领下沉市场 拼多多是在微信生态下成长起来的社交电商平台,2020年4月,拼多多公司推出了第一款社交电商应用 “拼好货”,主打水果生鲜拼单;同年9月,多品类平台“拼多多”上线,从此走上了开挂模式。 关于拼多多的成功,CEO黄峥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的采访中给出了一个谦虚而又合理的解释:“70%靠的是运气好,另外30%是团队应得的。” 的确,对于拼多多而言,之所以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崛起并跃居中国电商前列,是由外部势能和内部价值网共同支撑起来的——天时、地利、人和全都占了。 首先,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,几个关键的外部因素为拼多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:一方面,淘宝、京东等十几年的电商发展教育了用户,网购得到越来越多的三线以下城市用户的认可;另一方面,移动互联网的普及、微信的崛起、物流基础设施的完善、移动支付的推广也为下沉市场的电商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。 可以说,这是时代带来的巨大红利,而正好又被拼多多赶上。如果不具备以上因素,那么“4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”可能就无从谈起。 而更重要的,则归功于拼多多行之有效的策略以及快速出击的打法:深耕比阿里、京东核心用户更下沉的五环外与县城、乡村市场,在巨头们的“无争地带”轻松获取增量市场的红利—— 1、利用阿里策略漏洞进军“五环外” 2020年年中,中国电商界出现了不大不小的两件事,一个是6月份的“淘宝打假”,另一个是7月份的“京东抛弃拍拍”。 从当时的形势看,两家巨头的行为可以理解为“消费升级”之下顺应时代潮流的表现。但结果却是,大量没有品牌自然流量和交不起更多钱的“低端供应链”被无情抛弃,这些淘宝外溢的商家急需找到新的出路。 恰恰也是在这一年,拼多多成立,顺势接过了被消费升级挤出的买家和卖家,在一片蓝海的下沉市场混得风生水起,一时间找不到对手。 所谓下沉市场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五环外人群”。相较于一二线城市,这个市场的人群特点大多是时间比较充裕,社交范围窄,对品牌的认知度有限,又很注重产品的价格。 一直来,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是站在“五环内居民”的角度去开发和设计,相反,占据中国市场巨大份额的农村及偏远地区的“下沉人群”长期被忽视,这是五环外市场处境的真实写照。 而数据显示,我国下沉市场用户规模超过6亿,占总用户的54.3%。无论是移动互联网人均使用时长还是用户增长速度,下沉用户均取得领先。 因为定位于五环外的消费需求,拼多多采用高性价比的方式来吸引消费者,也许商品质量并不是很高甚至可能是劣质,但超低的价格又极具诱惑性,这与五环外人群的消费观不谋而合。 在拼多多APP的首页,“”“清仓”“特卖”“半价购”等标签格外吸引人眼球。打着“低价”口号的拼多多,也因这些看得见的优惠获得了巨大流量。为此,短短3年拼多多使用用户突破3亿,成为最当红的电商平台。 “我们与淘宝是错位竞争,争夺的是同一批用户的不同场景,错位才会长得更快。”黄峥一语道破了拼多多战略的关键。 2、深耕团购模式,开启社交裂变 除了抓住下沉市场的新蓝海,拼多多的成功更离不开其开创的“社交+电商”新模式——拼着买,更便宜。 可以说拼多多是把微信流量玩得最好的一家社交电商平台,它充分利用了社交元素,针对不同需求的人群,使用拼团、砍价、抢红包、助力等游戏式玩法,迅速完成用户积累。 一方面,拼多多主打“拼团购物”理念,用凑单和团购的方式让用户自发去寻找亲人、朋友拼单,实现销售额增长。另一方面,拼多多基于微信熟人关系网络,打通APP和服务号,用砍价免费领商品和签到领现金等方式实现用户增长。 事实证明,这样的打法是行之有效的。 对于以搜索模式为主的传统电商而言,无论是自建 App ,还是在电商平台上开店,都面临着获客和活跃度的双重压力,而自带社交属性的拼多多则解决了传统电商的流量和获客难题。 从传播上来看,拼多多用户通过转发获得折扣券或者红包,这种模式主要针对价格敏感度高的用户,分享高频、低客单价的商品,在拉新阶段使用极为有效。 以拼多多“帮忙砍一刀”为例,要想通过砍价来获得商品的最低价,首先要建群并分享“帮砍”链接,而亲朋好友们点开链接后要想砍价成功,还需要下载APP、注册、登录等一系列流程从而达到砍价的效果。 在优惠、返现、促销、低价等手段的刺激下,拼多多的商品在用户的微信和社交圈不断传播,从而获取新用户、激活老用户,完成拼多多平台的自我传播、引流、付费等一系列动作。 不得不说,“拼团”是一个深刻洞察人性,同时高度契合社交生态特点的机制。拼多多相当于将用户变为分销商,借助用户的关系圈扩张用户,消费者成为了参与者和规则的制定者,通过社交网络,他们的主动性被发挥了出来。 当然,拼多多裂变也并非现象级营销场景行为,据QuestMobile数据,拼多多已形成“搜索-筛选-分享-购买”的消费场景,使用粘性优于行业整体水平。 3、需求推动供给,打造线上Costco 拼团和社交只是手段,而由价格与价值形成的性价比,才是市场上最强有力的竞争武器。 多多 豹变 撰写 威连 封面 少鹏 2020年 7月

网站友情链接: